榆林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欢迎您!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交警窗口 > 交警风采 > 正文

我是一名警察 哪里有需要 我就要冲上去

来源: 榆横大队 发布时间: 2017-08-18 浏览次数:

7月26日,陕西榆林普降特大暴雨,绥德、子洲等多县受灾,其中绥德县、子洲县的灾情尤为严重,正在辖区值勤的郭鹏飞奉命带队深入灾区紧急增援。他们没日没夜地奋战在灾区第一线,以一个党员的使命感和人民警察的责任心谱写了一曲抗洪抢险的壮歌。

灾情就是命令

今年53岁的郭鹏飞已有28年警龄,是这次抢险救灾突击队中年龄最大的警员,既是本次救灾突击队的指挥员又是战斗员,也是一名老共产党员。7月25日—26日,榆林南部数县被数十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郭鹏飞虽已感冒、咳嗽、高烧不退,但依然和同事坚守在榆林市榆横大队积水路段执勤、疏导城区交通。

27日下午三时许,郭鹏飞所在大队接到支队指示:紧急赶赴子洲县抗洪救灾。“当时情况紧急,除了必要的装备,食品和饮用水等物资啥也没带就出发了。”8月3日,站在满地都是稀泥、污水的子洲县城高速路口,民警郭鹏飞嗓音沙哑地回应着记者,同时还不停的指挥着进出县城的车辆。

灾情就是命令,郭鹏飞带着17名警员从榆林市区赶往140公里外的子洲县,抵达灾区,他们看到的是一片惨状:由于子洲县处于榆林南部的,都是黄土高原地貌,多处地势低洼,街道上都是深深的淤泥和积水,很多汽车泡在水里,有的甚至被水冲翻、四轮朝天,城区里水、电、气已全部中断……

“子洲雨大,灾情特别严重……”在子洲县公安局,栾副局长兼交警大队长简单地向郭鹏飞介绍了情况,随即安排他们前往值勤地点。

郭鹏飞和同事们当晚主要负责王庄村进行交通疏导工作,这是通往城区的唯一道路。他们17人分成8个组,守护8个岗点,首先要确保大型挖掘机、推土机、消防车等救援车辆进入城区。

当时已是晚上六点多,天已全黑,子洲县城依然是暴雨如注。由于连日发烧,郭鹏飞感觉身体有些打晃,四肢酸软,“看到如此严重的灾情,忘掉了自己还在感冒、发烧当中,鼓着劲指挥车辆通行。”

他们冒雨分组守候在黑暗中,当来往车灯照亮反光背心,他们就眯缝着眼,艰难地挥动手臂指引车辆通过危险路段。这条路上还有一处发生路面塌陷,原本能通过三辆车,现在只能勉强过一辆。当晚“锥形桶”还未运抵现场,郭鹏飞和一位同事就一直站在塌陷的路边,维持通行秩序。一直到最后一台挖掘机通过,已是凌晨2点多,郭鹏飞等人才撤离王庄村,前往50公里外的米脂某宾馆休息……

“你们辛苦了,来吃个面包!”

7月28日早上8:00,郭鹏飞带领的增援队伍就重返灾区。这一天仍是大暴雨,郭鹏飞等人换防到高速路口—城区的路段执勤。这几天,陆续赶来灾区的运送救灾物资的车辆猛增,郭鹏飞等人除了维持车辆有序通行。还要清除路障,将影响交通泡在积水里的车辆拖拉硬拽出去,护送老人、妇女、小孩以及残疾人通过马路等。

几天下来,郭鹏飞也见证了自己终生难望的一幕,参与救灾的干部、警员、消防战士,由于连日抢险,有的实在太累,就往路边的车上,或者靠墙坐在泥地上休息一下,甚至有的战士下半身全泡在水里就睡着了……

更令郭鹏飞感动是过往的司机,平常也许有人会跟他们顶个嘴什么的,但在抗洪抢险的几天里,所有通过的司机都会有意放慢车速,以免积水溅到警员的身上!

“其实,雨天一身泥水,雨停后太阳一晒又全是黄尘,人人都是灰头土脸,身上多点泥和水我们都无所谓了。但司机这样关心,我们还是打心眼里感动。”郭鹏飞回忆说,还有不少司机见他们什么吃的都没有,就会送来面包、矿泉水或者方便面说:“辛苦了,吃点东西吧!”

我是人民警察!

“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衣背,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感谢你们……”在榆阳区公安局的官方微博上,有一位叫安琪的网友留言说。郭鹏飞和他们的同事们后来也看到了这几句话,让他们的心里感到热乎乎的。8月3号那一天,郭鹏飞是站在高速出口的岗点接受记者采访的,他介绍说,最紧张的抢险阶段已基本结束,受困群众均已安全转移,子州城区部分地方通了电,但是气还没通,吃水还要靠消防车、园林绿化车供应。

“现在好一点,可以吃上一份热乎点的盒饭了,”从7月27日赶到灾区,郭鹏飞和他的同事们已经在岗位坚守了9天。他说,也许很快会有撤离的命令下来,也许还要再坚持几天,但是全体警员再累再难,都没有灾区的百姓难。

“以前有了重感冒,最想干的事是好好睡上一天。现在我每天坚持十几个小时,也这样挺过来了。”郭鹏飞在电话里说,“看着受灾的场面人心里发急,这个时候只知道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哪里有危险,没有二话,你就要冲上去!”